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首页 > 县市动态 > 义龙新区

用双脚丈量扶贫路——龙广镇中心小学教师韦启先包保帮扶记

作者:郎万华  文章来源:义龙新区门户网站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31 21:16:28  点击数:

    “去年最好时才8角钱一斤,今年你怎么要卖一块钱一斤了喔?”
    “今年的苞谷放的农家肥足,你也看到的,味道比往年的好。”
    “好吧,一块钱一斤,但到时不准涨价哈!”商贩说着便交了订金。
    还未走近龙广镇干田村永革组贺碗矿家里,便听到他与商贩商谈玉米价格。他告诉笔者,今年的玉米还没成熟就被预订一空,他家的包保人韦启先老师功不可没。
    弯弯山路到我家
    阳春三月,笔者与龙广镇中心小学教师韦启先奔赴永革,体验她用双脚丈量的扶贫路。
    从义龙大道干田岔路口,沿3米多宽的通村水泥路,弯弯拐拐走了近四十分钟,来到永革贺碗矿家。淌淌河的支渠流经寨子门口,尽管未到雨季,河水仍然将这条深度和宽度都是一米多的水渠灌满。几只鸭子在垂柳下的沟里嘻戏,春意盎然。贺碗矿家离水渠直线距离不到10米,这为他发展种养业提供了先决条件。
    “我第一次入户调查时,坐客车到324国道与义龙大道交汇处,沿着义龙大道步行30多分钟,再走40多分钟的通村公路才到贺碗矿家。”韦启先介绍,接到包保任务时,让没有群众工作经历,不会驾车也不会骑车的韦启先十分茫然。当她把到永革包保的消息告诉爱人时,爱人鼓励她说:“所有老师都没有群众工作经历,不只你一个。至于怎么去农户家的问题嘛,我会尽量送你去的。”正是爱人的这两句话为她解了后顾之忧。
一心等着爱人送去包保户家报到的韦启先,却因爱人外出学习半个月不得不走路进村。韦启先包保的两贫困户中,有一户常年在外,只有贺碗矿家一直在家务农,2014年因资金短缺被识别为贫困户,2015年脱贫,家庭经济仅靠种植玉米和水稻。
    第一次入户调查时,韦启先就发现贺碗矿一家都具有布依人特有的腼腆,所有的交流都是简单的一问一答,韦启先无法掌握真实情况。
    第二次,韦启先不去包保户家了解,而是向寨邻打探贺碗矿家基本情况。慢慢的,帮扶思路渐渐清晰……
    款款真情为我家
    走访中,韦启先了解到,贺碗矿和妻子王永素很勤劳,曾经是寨子里具有一定规模的种养殖户,最多的一年种了30多亩农作物,养了十多头猪和五六头牛,但因为没有成熟的技术,始终没有摆脱贫困。
    韦启先深知,要想让贺碗矿家真正脱贫,唯有提升其种养殖技术。
    “贺叔,我联系下种植和养殖方面的技术员来教你们,提升你们的抗风险能力。”找到突破口后,韦启先跟贺碗矿夫妻俩说。
    “我们这把年龄了,还要去读书,人家不笑吗?”提到学习,王永素首先质疑。
    “表孃,这您就不懂了,有些八九十岁了还和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起读大学呢!你才五十岁就不好意思了?”从小在布依族寨子里长大的韦启先喊一声“表孃”,道出布依人对年长者的尊重。
    “一个人去学习就得了嘛,一家人都去了哪个来管家里猪、牛哟?”
    “哪点会有自己懂的好嘛?你想想,如果他们不在家时,你哪样事情都要等他们回来才处理?有些病症等不得啊!”做通贺碗矿妻子的思想工作后,韦启先又联系技术人员。
    10月的一个晚上,贺碗矿的妻子接到韦启先的电话。20分钟后,韦启先和爱人赶到了他家。
    “表孃,过两天有个养殖培训,需要学习一个星期,不收任何费用,您尽快安排好家中的事情,一定要参加哈!”
    “表姐,这么晚了你都还来叫我学习,都是为了我们好,我当然要去学,今后这样的事情在电话里说就行了。”
    为期一周的培训,王永素两口子学习了养殖中如何防止家畜近亲繁殖、如何做好饲料青贮、如何防治动物亚硝酸盐中毒、如何防治多种动物共患的传染病和中毒性疾病、在农村养殖中如何提高养殖效益等知识。
    学习后又经过实践,王永素说,培训课上老师教的许多一些“土办法”真管用。比如在实操培训中,家里养的几头架子猪,已患病3天,请民间兽医多方医治无效,还花去几百块钱;请授课老师去诊治,诊断为猪流行性感冒病,用安苄西林钠配安基比林注射,一针打下去后,两三个小时后就康复了。
    “表姐,今后有培训你都给我们讲一声哈!”尝到学习甜头的王永素主动要求继续学习。
    淌淌河水润我家
    12月,到了早熟糯玉米即将播种的时节,韦启先一有空就往贺碗矿家跑。得知贺碗矿准备种植六亩早熟糯玉米,但没有资金投入。韦启先又想法设法为他们凑集资金。
    “喂,是扶贫办吗?我的包保户想种植几亩早熟糯玉米,现资金困难,是否有相关政策帮助?”“喂,是农商行吗?我的包保户家种植养殖业资金短缺……”韦启先立即打电话到相关部门咨询。
    孟春时节,天气乍暖还寒,正在田里割草的贺碗矿手机响起,“喂,贺碗矿家吗?韦老师叫我给你家送农家肥来,你家在哪个位置?”一位驾驶员打着电话,十多分钟后,拉着农家肥的卡车开进永革。
    “表叔,尽量多放些农家肥,苞谷的味道才会好些,只有口感好了,苞谷才好卖呀!”韦启先与贺碗矿家探讨经验,并为他邀请技术人员作测土配方施肥,同时提供种植改进方法和各种配比数据。
    “她就是这样性急,无论我家遇到什么问题,她立马想办法帮助解决。这半年,她走路来我家都七八次了。”在王永素眼里,韦启先是一个外表温柔说话办事风风火火的人。半年来,贺碗矿家的厨房、厕所改造完毕,还为他家申请到特惠贷5万元加入了农村合作社,每年参与分红。
    “韦老师的到来,激发了我们的学习欲。她带给我们家的温暖就像淌淌河的水,十分滋润。”在贺碗矿看来,韦启先的帮扶犹如长流水,生生不息。
    晚春时节,刚插完小秧的贺碗矿一家正忙着早熟糯玉米的田间管理,望着已被订购的玉米,贺碗矿夫妇笑意盈盈。
 

上一篇:真情帮扶暖民心——新桥镇中心幼儿园教师杨莹的扶贫故事
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