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首页 > 县市动态 > 望谟县

望谟县:@所有党员,来看最美党员“夕阳红”——记92岁高龄老党员韦成章二三事

作者:尹涛  文章来源:中共望谟县委组织部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26 10:47:14  点击数:

   烈日当头,一位白发老头和老伴相互搀扶,颤颤巍巍走到了桑郎镇政府,从集镇到镇政府10分钟的脚程,老两口足足走了半个小时。

“这种情况见多了,应该是儿女不抚养,没吃的了来找政府‘救急’,要不然怎么可能冒着大太阳过来,腿脚也不利索。”

“也可能是来找民政报销医保的吧,年纪这么大了,儿女不在身边只能亲自来……”

忠诚于党,再省也不省党费

办公室小蒋扶两位老人坐下,倒了茶水。“老头子,我看还是算了吧,我们生活也不是很富裕,还一下子交这么多”妇人抱怨道。

“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我的现在,我是生在旧社会,躲过了无数土枪土炮,而今战友们大都倒下了,我能享受到今天这样好的生活,多亏了党的培养,现在我们生活富裕了,多交点党费怎么了?”这位白发老人叫韦成章,有92岁高龄。

儿女帮韦成章盖了两层小楼房,但走进韦成章家,除了“家神”旁边的毛主席画像和习近平总书记画像,其他地方可以用“家徒四壁”来形容,老人过得并不富裕,墙上也是许久没有清理。

镇党委书记任道丕告诉笔者,韦成章是上世纪80年代供销社下岗职工,一个月按照基本工资千分之五计算的话,韦老每月应交党费4元,一年也才50元不到。“以前韦老每个月交50元党费,大家都劝他留点给自己养老,没想到这回他一次性交了1000元的党费,让我们这些后辈感到满满的正气”

干净护党,走过光辉岁月依然初心不改

韦成章生于1926年,据他本人回忆,上世纪50年代参加工作,先后当过民兵队队长,公社初级社主任、村支书、镇老年协会副会长等。

“50年代,我们这个寨子有300多户近1000余人,经常发生偷盗案件,搞得全村鸡犬不宁,我后来当了民兵连长,很快就破解了几起案件,之后还有人想报复我……”

韦老多次接到上级党组织交予的剿匪任务,最危险的一次是著名的“双鼻洞”剿匪战役,后来转战广西、紫云等地,与卡法支队相互配合……60年代,大家都把心思放在了发展生产上来,韦老开始带领村民建公社、搞伐木场,成绩突出……

1966年4月8日,韦成章等4人代表望谟县参加贵州省财贸系统表彰会议,并到广播电视台接受采访报告。

1966年4月21日,评选到北京参加中央财贸政治部和供销合作社总社举办的表彰大会(当年称为积极分子表彰大会)。

“共产党人一辈子都不要有污点,要不然良心不安”韦老常这样说,他也是这样做的,虽然多次获得过中央、省里面多次表彰,算是村里见过“大世面”的人,但他仍然坚守着那份执着。

一次,韦老的“庆家”与村里其他人因土地边界发生争执,年过花甲的他,清楚地知道这位侄子凭空多出的地“有问题”,不好当面拆穿。他发动全村人举手表决,这位老党员毅然为“外人”投票,此后“庆家”结下了“梁子”,几年都未曾走动。

担当为党,入党63年退休不退岗

2016年,省委组织部出台相关制度,进一步规范党员发展流程,明确党员的发展至少要经历27个月,5大步骤25项40余步骤,一些党务工作者常抱怨程序“严苛”,但是韦成章说,63年前入党,比现在难得多。

这位比党晚“出生”几年的人,常常把毛主席语录带在身边,“我们那时候入党很困难,记得是1955年,我当民兵连长,因为工作干得好,党组织找我谈话推荐我入党,当时村里面的党员也才零星几个”,他激动地站了起来。

“提出申请后,我天天晚上走路去区里面学习,我的入党介绍人担心走夜路不安全,把手电筒借给我,又教我怎么用,整整学了半年,把《党章》全部背下来,才批准我具备入党资格,那时候的《党章》比现在厚”。韦老虽然92高龄,但记忆力却是异常好。

经过党组织严格考验,他于1955年10月成为一名光荣共产党员,主要搞党内保密工作,后来‘麻山叛乱’时,他以到麻山走亲戚借粮为由,成功伪装打入叛军内部,通过单线联系、内外夹击,成功帮助平定叛乱。

共产党员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退休后,韦老牵头镇上的百余老年人,成立了老年协会并担任副会长,义务帮助村里面发展生产、修院坝集市、协调纠纷,是村里面发展不可或缺的老年力量。

退休以来,他坚持按时参加村里面组织的‘三会一课’,直到前几年,腿脚不利索了,就去得少了,但是村里面有什么大事,都会征求这位寨老意见建议。“他党性强、看事情通透,是我们桑郎村、桑郎镇的‘活化石’”。镇党委书记任道丕这样评价韦老。

 

上一篇:在望谟大地播下科技的火种
下一篇:望谟县:把党建扶贫抓实抓细